资讯内容
我为什么信耶稣

【 来源:admin 】 【 发布时间:2016-07-12 】 【 字体:

 

 

我叫张星星,今年23岁,在长江边的一座小城长大。

20061月,我转学到重庆南开中学,在那里读完了初中和高中。

20119月,我考上中国人民大学信息资源管理学院,学习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专业。

在那之前,我是一名坚定的无神论者。什么上帝佛祖,什么妖魔鬼怪,骗小孩还差不多。我窃以为,信教的,要么是不懂科学的乡下老太太,要么是心灵受到打击需要超自然力量慰藉的可怜人。而我,不属于任何一种。

因为我是一个左看右看都还过得去的人。

成绩嘛,不拔尖,但也受过良好教育。性格嘛,活泼开朗,有时有点逗比。人缘嘛,算不上社交达人,但也不缺朋友。闲来没事,写写文章,拍拍照片。虽说也会失落、会孤独、会迷茫,但打一管鸡汤,明天又风风火火地生活起来。我的小日子过得不错,实在没理由信教啊。

但神自有安排。

 

一切还得从大一说起。

进校时,我学的是信息资源管理。每天倒腾这样语言、那样系统,折磨得我痛不欲生。我开始思考一些终极问题:生命的意义是什么?我为什么要活着?我应该怎样活着?生命是偶然吗?人死之后会通往哪里?……

本着对高科技的厌恶和对古老智慧的向往,我决定转到哲学院。我想,哲学家们整日琢磨些生命问题、意义问题,他们肯定会给我答案。

事实证明,我错了。学了大半年,才知道哲学家们根本不负责解决问题,他们只管提出问题。每当我庆幸找到答案,别慌,总有一个哲学家跑出来,用缜密的逻辑分分钟击败我,然后心满意足地扬长而去。到最后,我比以前更困惑了。

我又一次学得痛不欲生。首先,我的智商和情商实在不足以与大哲们对话。其次,那些哲学家的生活,一点都不让人羡慕——心理不健康,私生活还一片混乱。我希望找到生命的意义,从而过上有意义的生活。而哲学好像满足不了我。

于是我第二次换了专业,到了宗教学系。慢慢的,我开始接触一些有信仰的人,以基督教徒和佛教徒为主。当时,人大有一位美国来的英语老师,是基督徒,大一时给我上过课,后来一直保持联系。听说我学了宗教学,就问我有没有兴趣一起读《圣经》。我说,行啊。

就这样,大二下学期的每个星期五中午,我就到她公寓学习《圣经》。我们从《创世记》开始,接着读《出埃及记》,再就直接跳到《约翰福音》。那是我第一次读《圣经》。

《创世记》说,上帝创造了这个世界。呵呵。

《出埃及记》还说,上帝把红海的水分开,让摩西带着以色列人逃离埃及——天哪,这种童话故事,一看就是编的,怎么会有人相信呢?还这么多人!

我问她:你怎么知道,这些故事是真的呢?

我无法向你证明,但如果你想知道,可以向上帝祷告。

祷告?

就是跟上帝对话。

需要特定的仪式吗?

上帝听得懂所有的语言。所以,说就是了。

离开她家之后,我脑子里满是与上帝对话这事儿。试试吧,反正也不费半毛钱。

我仰望天空:嘿,上帝,你好。请问你是真的吗?

我期待一个老男人低沉的声音从天而降,结果却是什么都没发生。

第一次与上帝交流,失败。

出于学术目的,我还是坚持读《圣经》,读了半年,一句也不信。

 

大三上学期,我去台湾辅仁大学交换。台湾的宗教环境更为开放,我开始与更多的信徒接触。我喜欢跟他们聊天,这一方面是专业的缘故,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的内心在隐隐渴望着什么。

有一次,我参加了一个青年营活动,一位老太太抱着我为我祷告。我一下子就哭了。其实,我根本没有听清她说了什么,只感觉内心深处被什么东西触动了。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好像灵魂被泪水洗干净了,然后变得澄澈起来。平静、喜悦从心底涌出,流向全身每一个细胞。

我去问牧师:“刚刚发生了什么?我竟然哭了!奇怪,我一点也不忧伤!相反,我特别平静,特别满足。

牧师说:圣灵在引导你。你需要向上帝祷告,与祂对话。

于是我开始了第二次尝试。

嘿,上帝,你好。如果你真的存在,能不能向我证明一下?

这一次,上帝真的回答了。

那两个月,我几乎是心想事成。

比如说,我想去司马库斯徒步,可从台北到司马库斯没有公共交通。我把这事儿跟上帝说了。结果,大约过了一周,一个同班的女孩跑来问我:我最近在组织一群人去司马库斯,你要不要来?我并没有向其他人提起过我的计划,与这个女孩也不熟,可她竟然找到了我!

还有一次,我跟室友说想学烘焙。3个小时后,我在背包客栈遇到一位职业烘焙师。我们愉快地交谈起来。他说,他的烘焙教室离辅大不远,我可以过去帮忙,顺便带点点心回去。天哪,这么神奇!

这样的事情不停地发生。一次,两次,三次,四次……

每一次,我都仰着头问上帝:嘿,上帝,真的是你吗?如果是你,谢谢你回应我的祷告。但我还是不确定。所以,能不能再确认一下?

刚开始,我怀疑一切都是偶然。可越到后来,那种对话感和交流感越发真实。我的心中慢慢有了一种确信,我是在与上帝沟通,这一切不是偶然。

有一天,我突然跟室友说:你知道吗?我相信上帝存在,而且祂爱我。

 

大三下,我回到北京。对外我声称自己是基督徒,因为上帝回应了我的祷告。可事实上,我并不知道如何做一名基督徒。换言之,我只是相信有上帝,相信一种超自然力量的存在。那时候,我的信仰与耶稣基督无关,不过一些神奇的故事罢了。因而,它并没有带给我平静、喜悦、自由和希望。

也就在那一年,我的人生从高峰跌落到谷底。对学业迷茫,对爱情失望。我问上帝:我相信你的大能,我相信你可以创造奇迹。你为什么不让我的生活轻松一点呢?这一次,上帝没有回应我。祂没有改善我的环境,祂停止在我的生命里创造奇迹。慢慢地,我就不再说自己是基督徒了。

回首往事,我无比感激上帝的安排。若不是这一段痛苦的时光,我怎么也不愿承认自己的脆弱和无能。

总而言之,挣扎了一年,我不仅没有从痛苦中解脱出来,反而愈发绝望。学业?我挺喜欢的,也做得不错,可为什么这么累呢。未来?明明完全看不到希望,还要假装很有信心的样子。爱情?世界上没人可以理解我深沉、孤独的内心……

然后我就罢工了。

研究生,不读了。工作,不找了。那么,该干嘛呢?

神的安排真是美妙。就在这时,一个美国朋友告诉我Torchbearer Bible School。这是一所圣经学校,在全球有20多个校区,提供从2个月到2年不等的圣经学习项目。如果你去欧洲的校区,还可以好好玩一圈。

然后我就心动了。既然我声称自己是基督徒,的确有必要去了解自己到底在信什么。况且,我的专业是宗教学,读读圣经说不定对学业有帮助。最重要的是,欧洲旅行,实在太有诱惑了。

之后我就投了申请。

20159月,我来到德国腓特烈港。在这座博登湖畔的小城里,有一所名叫Bodenseehof的圣经学校。在学校里,我第一次听到完整的福音。我第一次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可以给我绝对的爱、绝对的真理、绝对的自由、绝对的希望——祂就是耶稣基督。

20151111日,我祷告,让耶稣基督做我的主。

20151217日早上11点,我在博登湖受洗。

慢慢的,我发现自己变了。

我不再忧虑未来。因为我知道,我的未来在上帝的手中,祂早已为我预备了一个荣耀的未来。我发现,那颗焦躁的心安定下来。我开始踏踏实实、认认真真地活在当下。我学会了感恩,为明媚的阳光,为绽放的野花,为家人的关怀,为朋友的鼓励……生活竟是如此美妙,为什么以前的我看不到呢?

我还学会了如何去欣赏他人的美好。我曾是一个特别好胜的人,看到别人比我做得好,心里就不舒服。嫉妒的可怕之处在于,它剥夺了你欣赏他人的能力,剥夺了你去爱的能力。信了主我才知道,我的价值并不建立在与其他人的比较之上,也不建立在外界的评价之上。我的价值,建立在上帝的爱之上。于是,我的内心开阔了。我开始欣赏上帝的创造物。祂赐予A美丽的容颜,赐予B聪明的大脑,赐予C健康的体魄,赐予D富裕的家庭……这些都是上帝的美意。祂爱世人,祂喜欢给予。祂赐给我的朋友们那么多美妙的礼物,我为他们高兴,更因此而赞美上帝的伟大。

总而言之,这一年,我发生了180度大转变。好的转变。

20164月,我收到Capernwray Hall Bible School(英国校区)春季项目的全额奖学金,继续在耶稣的爱里成长。

20166月,回国。

与一年前一样,我不知道未来通向何方。

但与一年前不同,我的心里充满了平静、喜悦、自由和希望。

 

添加时间:2016-07-12  浏览次数:532

资讯分类
资讯搜索
  关键字:
主题 内容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