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内容
圣水墨与基督精神

【 来源:admin 】 【 发布时间:2014-05-05 】 【 字体:

圣水墨与基督精神 

   

       岛 

 

 

1、 “圣水墨”概念的阐释:作为广义的基督教艺术,作为一种精神性艺术。

 

“圣水墨”这个概念,是一个特指,专门指我所创作的,受神的话语启示而产生的水墨作品。“圣水墨”的英语叫作The Saintism Art,特指“岛子”的作品,目前已有200多幅。

在艺术学以往的话语里,宗教性、精神性艺术往往被笼统地称为“神秘主义”。所谓的“神秘主义”主要指涉那种一切带有宗教色彩的作品、包括神话、巫术,都被称之为“神秘主义”。我想将“圣水墨”与神秘主义区别开来,就是“分别为圣”,在基督教里的意思就是分别出来、被拣选出来。分别出来之后,“圣水墨”就不再是一种类似于民间信仰、原始巫术这类东西,而是别有天地。另外,水墨有很多种形态,比如说中国传统文人画,那也是一种水墨。到当代,中国又出现很多“实验水墨”。所谓实验性,就是先锋性。诸如此类等等。我的圣水墨,在水墨艺术领域,力图区分于与诸多水墨的观念与形态。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区分就是里面有“圣”。当然这个“圣”,不是说我现在就是一个圣人,或者说,我自诩为圣徒。这是圣水墨的一个观念层次。还有一个层次就是它是一种“变血为墨”的艺术,里面的血指的是基督耶稣的宝血。基督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赦免了我们的罪。作为个体而言,我领洗的经历,就是出死入生。如此,耶稣基督的宝血进入我和水墨,改变了我的生命和我从事的水墨艺术,最终呈现这样一种艺术形态。因而“圣水墨”就是在基督生命里的一种艺术形态。我们可以藉着圣言来理解这个概念:“这藉着水和血而来的,就是耶稣基督;不是单用水,乃是用水又用血,并且有圣灵作见证,因为圣灵就是真理。作见证的原来有三:就是圣灵、水与血,这三样也都归于一。”(约翰一书56-9),这样,一改神秘而为“圣秘”,即saintism之所为。

概言之,“圣水墨”大致就是这两个层面:一个层面就是前面所说的,它要与泛神论的“神秘主义”区别开来,从神秘文化、其他的宗教文化中区别出来,它是The Saintism Art;另一个层面就是基督精神里的变血为墨的艺术形态。

 

 

2、在“圣水墨”这个概念里,“圣”亦即基督精神。那么,如何将基督精神与中国传统的“水墨”联系起来的?以巨幅作品《苦竹》(Bitter Bamboo,2008)为例来阐明。

 

圣水墨肩负施洗者的理想担当,它的使命首先是对于传统文化的更新。水墨有一个历史悠久的本土文化传统就是中国文人画传统,这个传统亟需更换血液。或者也可以说文人画传统,原来就没有血,因为它没有神圣的位格。然而作为一个器皿,一个灵性的载体,中国水墨传统的笔意、笔法里边,它本身可以蕴含形上的、超验的、灵魂的灵性。笔墨的黑白、干湿、浓淡、枯润、疏密,自由线条的千变万化以及空蒙迷离,都可以寄寓圣道、彰显灵性。它的书写,它的运动,都可以让光来澄明那个无蔽之境,寄寓精神性的崇高。

请允许我以《苦竹》为例来阐明,从中国文人画传统里,我们追溯“竹”这个意象,最早可以上溯到北宋画家文同(1018-1079),一个与苏东坡(1037-1101)同时代、且交游深广的文人画家。文同画竹是一个典范,古今闻名。苏东坡传世名作《湘竹怪石图》里亦有“竹”这个意象。这就是说自北宋就已经确立了“竹”之象征符号,一直到明清,“竹”成为文人画领域里非常重要的一个题材。但主题内涵没有变化,竹与梅兰菊并成为“岁寒四友”,一直到清代郑板桥,也是以画竹而闻名。但这个“竹”其实是一个儒家的人格象征,象征着刚直、高洁,还有坚韧、虚心。它的精神性匮乏在于没有神格。神格的缺失是中国的儒家文化、道家文化最大的一个亏缺,在这两种文化里,都没有认识创始成终的宇宙的唯一真神。道家的开山始祖老子(B.C.571-471)说,道法自然,这个自然就是自然而然,他就再也没有终极追问了,至于庄子(B.C.369-286),自管逍遥而不知救赎。至于泛神的道教,汉代以后即流于世俗化的炼丹、养生。救赎就是神化的思想源于道成肉身的奥秘。而真正的宗教,是唯一不受文明衰落和对社会绝望所影响的力量,是把人类与更广阔的终极实在、超自然者联系起来的力量。人类失败和无能的时刻,也应该是永恒的力量得到证明的时刻。在儒、道、庄禅传统里,我看不到这种精神力量。所以我在画竹的时候,就是给出它一个位格,相对于人格的神格,于是就形成了十字架的《苦竹》。这件作品、参加了很多中外的展览,《苦竹》改变了中国文化里以竹喻君子的人格象征,赋予它基督精神,我们可以在《苦竹》这件作品里看到基督精神是通过水墨而得以表征的。


 

 

在中国绘画史上没有这样的竹子,在西方艺术史上也没有一个竹子做的十字架。十字架象征了真理,耶稣基督钉十字架是世界历史上一个决定人类命运的重大事件。基督由此改变了人的历史。所以说“道成肉身”也就是通过钉十字架最后完成的。在中国艺术史和西方的艺术史里面,《苦竹》有一个双重的建构。那是2008年创作的,已经过去5年的时间,这期间至少展了十多次,很多藏家要收藏它。为什么会这样?这里没有世俗逻辑可以解释。我想,这要感谢神,祂让《苦竹》彰显基督的荣耀,显现出一个天地人神的坐标。十字架通过《苦竹》彰显出生命树的永恒活力。

 

添加时间:2014-05-05  浏览次数:1253

资讯分类
资讯搜索
  关键字:
主题 内容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