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内容
创造论与饶恕——人际关系中的创造论实践

【 来源:admin 】 【 发布时间:2011-04-03 15:35:44 】 【 字体:

创造论与饶恕

——人际关系中的创造论实践

韩愈

 

一、“饶恕”为何与创造论相关。

 

1、问题的提出。

对于基督徒来说,与非基督徒以及基督徒之间的关系,会成为生活中重要一环。在种种关系中,学会饶恕成为基督徒一层重要的道德实践。然而,如果仅仅操练某些饶恕“技巧”的话,很难从根本上解决饶恕的道德基本问题。问题的提出源自于笔者在教会中带领小组的经历,许多的女孩子,甚至包括男孩子面临生活中外在的伤害之时,往往采取的是典型的中国式方法:眼不见,心不烦。言外之意就是:我不记恨他已经是最大的爱了,这样做也是最好的方法了。在一个不愿意饶恕的社会中能做到这样已经不错了,但是笔者认为,这种看法与耶稣的教训“要爱你们的仇敌”有着天壤之别。前者的看法容易引致被动,无爱的社会,耶稣的教训似乎有些强人所难,但是没有“爱仇敌”,我们的社会则永远不会发生根本性的变革,人际关系也会永远用“冷冰冰”和“怀疑”的方式去思考世界。

假如我们认可基督教宣称自己提供了解决之道的话,我们就可以问:基督徒饶恕(修复、和好)的神学基础是什么?耶稣的教训“爱仇敌”,是不是仅仅是一种新的命令(就像我们一般意义上去理解摩西领受来的Torah那样,律法变得冷冰冰,毫无吸引力),让基督徒去遵守?如果不是的话,那么耶稣自己践行的“爱仇敌”的神学含义究竟应该在何种传统下去诠释?实践神学会告知我们应当掌握何种技巧去解决紧张的关系,但是从耶稣教训的传统(参太5:27,律法规条,亦即生活处理技巧是不够的,治病需要除根),我们可以知道,具体人际关系的处理以及实践中技巧的运用,从根本上是依赖于信仰问题的解决(即需要认识律法背后神的本性以及神的旨意)。

2、圣经创造论的误读。

在中国大陆的语境中,神创论与科学之间的种种关系中,冲突模式被放大,这个关系模式经常出现在公共领域中。可喜的是,最近出版的一些关于科学与宗教,尤其是基督教神创论之间的不可割舍的渊源关系,也得到了展现(请参看:由江西人民出版社于2006年出版,[]兰西·佩尔斯(Nancy Pearcey) / []查理士·撒士顿(Charles Thaxthon)著,潘柏滔译的《科学的灵魂(The Soul of Science) : 500年科学与信仰、哲学的互动史》一书,以及华夏出版社于2008年出版,(美)薛华著,梁祖永等译的《前车可鉴:西方思想文化的兴衰》一书。)这些讨论对于中国语境中读者来说无疑是福音,翻译界的此种贡献代表了中国社会多元思考的努力。然而,笔者认为,圣经中创世论主要处理的是神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它包含着一套精深的,全新的世界观,并且这个世界观是处理具体人际关系的基础。

3、本文期望能够通过对创造论的诞生背景、以及耶稣十字架与复活的创造论背景提供简单的解读,并且在这二者(创造和救赎同是神的旨意和计划)之上,提出“饶恕”这一伦理学议题,其实离不开圣经神学的基础,这一具体的实践着实有赖于一套全景的以上帝为中心的世界观给予意义。

 

二、圣经神创论原生意义:提供一个全新的世界观。

 

如果我们回到圣经中创世论的背景考察的话会发现,其实,圣经创世论的诞生首先是与古代近东的种种世界观有着种种复杂的关系,尤其是在创世故事与巴比伦创世故事上的异同以及挪亚叙事与其他大洪水叙事上的异同。此种比较异同的方式可能会引起某些基督徒的看法,认为比较异同会让作为启示的圣经叙事失去独特性。然而,从旧约圣经的叙述以及旧约神学的角度来看,旧约中处处充满着以色列的上帝与其他宗教神祗之间的冲突与区别。因此,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圣经中的神创论观点在当时的近东世界其实是相当不同,换句话说可能是非常的新。其他神话中的神祗们不是宇宙的主宰,而是某个领域,可能是命运本身才是这些神祗们的主宰,人类也可以通过某种宗教祭祀行为来改变这些神的想法和行为(此类世界观容易导致偶像崇拜、道德败坏,因为偶像和神祗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人类的工具,而不受约束的人类的欲望会主导社会)。但是圣经中对于耶和华神的描述却是截然的不同,这位神是绝对的,这个世界是他造的,而不是相反地受制于某种领域或者是命运(犹太人认为偶像崇拜与道德败坏是互为表里,而只有认识并且崇拜耶和华神,人们的道德才会健康。耶和华神的本性要求以色列民众道德方面圣洁。)。

比较古代近东迦南宗教而言,圣经的创世观念以及社会宗教观念都是全新的世界观。而这个世界观处处透露出人与神如何相处,以及相关的人与人如何相处的观念。因此,笔者认为,圣经创世论的原生意义也给在今天的中国讨论创世论提供了范本。对于今天的基督徒来说,不仅仅具有世界观的指导意义,而且更能够为“饶恕”层面的实践提供坚实的理论基础。圣经所揭示的这套世界观大致如下:

1、神的本性:每个人都是神的孩子。

神看创造物都是好的。而人更是其中创造的高峰。那么每个人都应当是好的。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对于身边的人应该有全新的认识:身边的人不论是何种社会、家庭和种族身份,他都是神的孩子,因此我们饶恕不在是仅仅因为血缘、同族等关系而被实践,也因为基督教的饶恕是建立在普世的爱之上。

2、人的被造:神的形象和样式。

不仅人是创造的高峰,更加重要的是:人是按着神的形象和样式造的。所以我们应当以这个角度去认识别人,从而达致饶恕。

3、世界是堕落的。

世界是堕落的,也是我们要饶恕的重要原因。每个人都是堕落的,因此作为堕落世界中一个部分的我们自己,应当饶恕自己,也应当饶恕他人,因为饶恕主体与客体都是“被罪所害的人”(sin-against people),由此而饶恕也应当是相互的。

4、神主动与人立约。

希伯来圣经记载了多次神与人立约的叙事。亚伯拉罕是其中的具有典范性的人物,神希望通过他与他的后裔来施行“祝福与咒诅”的救赎工作,而这个工作后来在耶稣的身上得到成就。出埃及、被掳回归等一系列事件都是这个应许实现的中间步骤。第二圣殿时期,其中包含一部分新约时期的犹太人以及归信犹太教的外邦人都热切盼望神应许的最终实现。

 

三、耶稣的十字架和复活与创造神学一脉相承。

 

十字架与复活不仅仅关乎个人得救,而是更加关乎宇宙的命运。耶稣的救赎关乎整个创造,罗马书第8章通篇在讨论耶稣的作为与整个宇宙命运之间的关系。其中就包含着关于忍耐、痛苦以及盼望这些与饶恕十分相关的内容。因此,笔者认为,基督的十字架与与复活可以作为“饶恕”的范本。在第二部分我们讨论过饶恕与创造十分相关,那么其实耶稣的“定意”往耶路撒冷去受害则是基督徒饶恕的典范,这一典范不仅仅具有理论基础,也更加具有标杆性。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耶稣主动走上十字架,主动饶恕。

2、爱仇敌,求天父(这位天父是创造主与立约者)饶恕。

3、耶稣受苦(被鞭打、被钉以及死亡)以及复活证明他是神的儿子。因此,基督徒也被接纳为神的儿子,那么接受生活中为主的名儿受苦的弟兄姐妹,也就具体地实践了“饶恕”。

 

四、总结:一个全景、健康和有力的世界观才能为“饶恕”提供坚实的神学意义。

 

1、人际关系作为道德实践的主要场地,在其中我们不仅需要饶恕的技巧,也需要饶恕品格的建立。这就需要人建立更加宏伟健康的世界观,对于基督徒来说,这个世界观是圣经所揭示的整全的世界观。

2、这个世界观中神是宇宙的主角,希伯来圣经描述的创造主上帝与立约者上帝是理解人在种种关系中的角色的关键。

3、创造主上帝包含神的爱,同时也是人本性的来源,立约者上帝也包含着神的圣爱(steadfast love)的“信实”。

4、创造和立约的高峰展现在耶稣的十字架与复活上,扭转整个世界的堕落趋向。而耶稣的受害,成为神儿子身份的证明。与此同时,基督徒也会分享基督的受害(参看林前13:4,“爱是恒久忍耐”,直译:爱是长久承担痛苦)。

5、每个人被呼召参与整个被造物复归的过程,因此,在这个过程中,饶恕仇敌,积极直面伤害是与神同工,尤其是跟随耶稣的圣工。基督徒也要把这种品格,上升到创造的高度。

6、神的创造以及与人的立约是积极的,耶稣的爱也是积极的。因此,基督徒的饶恕也应该是积极的(active),因此,基督徒对社会就不再应当是被动去“适应”,而是应当如何去为社会主义社会做“贡献”。

7、信仰不是一种预期性的投资行为,而是一种获得神恩光照之后回应的参与性(参与神的创造与救赎工作)生命。

添加时间:2011-04-03 15:35:44  浏览次数:1740

资讯分类
资讯搜索
  关键字:
主题 内容 
热门资讯